【宝鸡日报】一位老党员的坚守

[ 信息录入:组织部 | 时间:2020-02-12 | 作者:田俊雅 | 浏览:33次 ]

李新锁(右)在检查点值守

 

25日早上,寒气逼人,秦岭山区的一场风雪似乎正在酝酿之中。凤县双石铺镇上川村疫情防控检测点不足4平方米的简易板房设立在半山腰,在寒风中显得更加孤单。

李新锁还是像往常一样,早早就来到检测点值守。村支书刘建平看到老李来了,吃了一惊:“老李,你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,不在家里休息两天,你咋又来了!”“唉,一晚上没合眼,在家里待着难受,还不如来这里干点事……”李新锁说。

今年56岁的李新锁是一位老党员,曾担任上川村村委会主任,2019年卸任后,因村上事情多,人手不足,仍在村上帮助支书分担一些工作。120日,李新锁的儿子李久平在县医院住院治疗,125日转院到宝鸡市中心医院治疗。在此期间,因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,李新锁将儿子送到医院后,就让妻子杨素琴一直在医院照顾,他从124日就开始在村口值守,除了儿子转院他去帮忙,其他时间几乎没见过儿子,更别谈照顾了。

谁知天有不测风云,21日,李新锁的儿子转到重症监护室治疗八天后,李新锁在疫情检测点值班时突然接到了儿子的病危通知,等他半夜赶到医院抢救室时,儿子已经意识模糊……23日,30岁的儿子去世了,给李新锁留下了两个孙子,一个七岁,一个才一岁九个月。

强忍悲痛,24日,在几个邻居的帮助下,李新锁也没有操办儿子的丧事,在寒风中将儿子匆匆安葬。“从初一到初十,儿子住院的这些天都是我一个人在照顾,给他打电话,他来不了,我也恨他,但是也没有办法,他说村里这么多人,不能让‘病毒’进村。”说起儿子,杨素琴泣不成声。

“儿子走了,我比谁都难受,比谁都痛苦。但是,我还是一名党员,组织安排我在这里值守,我就要为大家负责,为全村260多户723名群众的健康负责!”在检测点值守的李新锁道出了自己的心声。

(本文摘自《宝鸡日报》273版)